你是暴雨

【哥红】山高水长 (一)

CP预警:贺呈&莫关山  !

北极冷cp拉郎 !试水之作,更新不定!

不喜误入!感谢阅读

————————————————————————————————
 

贺呈最开始的时候并不喜欢这个弟弟。

那时候他还是小学的年纪,在某个阴雨绵绵的周五,本来在学校好好上课的他突然被管家急匆匆地接到了医院,说是自己的弟弟出生了。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贺呈已经显示出了身为贺家掌门人应该有的姿态——即使遇到再始料未及的事也依旧保持着面瘫脸。

上车之后他坐在真皮的座位上思考着,似乎在很久之前的一天,父亲告诉他,他的母亲再次怀孕了,不久之后他就会有一个弟弟。父亲跟他谈话的时候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这件应该高兴的事对他来说似乎比白开水还要寡淡。

弟弟?他看着父亲一尘不染的高级西装,皱着眉头沉默不语,即使在这样一种喜庆的时刻,他依旧没有见到自己的母亲。他知道这些上流贵妇们的消遣,不是在哪个热带小岛游玩,就是在某个大型商场购物,但这次,他几个月都不曾见上一面的母亲应该是去了某个温带海洋气候的国家待产。

 

父亲见他一直没有说话,想了一下对他说:“放心,你依旧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贺呈抬起头漠然的看着他的父亲,继承人?很可惜他对这个并没有什么兴趣,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个富丽堂皇的牢笼。

 

但他的父亲似乎对他的表情有所误解,难得地,奖励一般摸了摸贺呈的头发,欣慰地说:“不愧是贺家的孩子。”贺家的孩子?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吗,难道面瘫还成了一种优势不成。

 

父亲很快就走了,贺呈独自站在客厅,目送父亲的身影一点点远去,他并没有很难过,只是觉得感情渐渐抽离,一点一点,伴着灵魂飘进风里。他穿着精致的白衬衣,熨帖得当的黑色西裤,太阳下山了,血色的余晖透过半个窗帘落在他身上,一半阳光一半黑暗。

 

这金碧辉煌的屋子如野兽般将他吞噬,不,或许他才是吞噬一切的野兽。

 

 

小孩子的第一感觉总是很难改变。父亲告诉贺呈他将要有一个弟弟时,他并没有觉得开心,总觉得他的人生中会遇到麻烦。当他亲眼见到他的弟弟时,更确定了这一点。

 

刚出生的小婴儿全身都是粉红色,缩成一团被放在育婴箱里。真像个小猴子,好丑。贺呈在心里吐槽着,没有毛发,皮肤还皱皱巴巴的,一点都不好看。他似乎忘了自己刚出生的时候也是像个小猴子一样,在他心里,默默把弟弟与“麻烦”等同起来。

 

随着贺天不断长大,带来的麻烦也越来也大。或许因为不是继承人的缘故,家里对贺天的管理十分放松,不会逼迫他去学习各种精英课程,对成绩也没有要求——他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哥哥,当个游戏人生的二世祖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对贺家来说,省去了继承人自相残杀的烦恼。

 

但凡事都有例外。任何被迫接受的结局总是印象深刻,贺天顺风顺水的人生里第一次遭到拒绝。起因是什么来着?奥,是一条小土狗。“贺家的人,不需要那么泛滥的同情心。”他和父亲在书房谈话,欧式的白色窗户连纱窗都那么唯美,花园里的小贺天抱着刚捡来的小狗玩得不亦乐乎。

 

“去吧,告诉你弟弟应该怎么做,或者……帮他去做。”贺呈放下手中的茶具,向父亲点了点头。他并不觉得这样做对贺天残忍,在这样吃人的环境里,总有一天他的弟弟会明白,如果不够强大,身边的任何东西都随时可能被摧毁,小的时候会是宠物,而再大一点,可能就是心爱的人……

 

 

 

“贺总,贺总……会议半小时后开始,这是文件,请您过目。”耳边传来秘书冷静的声音,贺呈用力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最近流感真是太厉害了,身体强健如他竟然也被击倒了。

 

秘书Sara将手中的文件递给贺呈,又仔细地将各项备注一一说明,恭敬地站在一旁。“可以了,二十分钟后到会议室。”贺呈翻看着文件,Sara却依旧站在那,有些为难地看着他。这可不像是平时雷厉风行的总裁秘书,竟然会有让Sara都感觉棘手的事?贺呈问道:“怎么了。”

 

Sara将手里的另一份文件放到桌子上,犹豫地开口说:“有位二少爷曾经的朋友,想要来夜色应聘,我想……您或许认识。”说完这些,Sara冲贺呈轻轻鞠了一躬,转身出去了。

 

贺呈挑了挑眉,将秘书当做烫手山药一般的文件拿了过来。是一整本的夜色应聘档案,封面独属于夜色的暗金色字体以及暧昧的纹理似乎昭示着这份工作的特殊性,贺呈翻开封页,为首人员照片上的一头红发和桀骜的眉眼差点晃了他的眼——莫关山。

 

 

————————————TBC—————————————

 

 



评论(12)
热度(62)

你是暴雨

棺材板缓缓盖上。

© 你是暴雨 | Powered by LOFTER